猫茶准备好挂科了吗

看了一下fo数和喜欢的文章数……emmmm……
我是不是咸鱼太久了?

亏我还把你当基友

#水果组罗京,大概就是解释一下橘子和菠萝的私设?橘子爸妈是亮瑜,不打tag


#ooc绝对有


#橘子性转注意!


#翻了翻《三国志》才发现诸葛亮有个哥哥叫诸葛瑾,嗯,真TM是个好名字,适合搞事。


#因为要去学奥数了所以草草结尾,有空的话我会修改的,真的很抱歉!没有把想写的写出来QwQ


.........................................................................


1.第一天分班


  马可波罗拿着自己的宿舍钥匙在空旷的走廊游荡,终于找到了自己的214号宿舍。


  找宿舍原来这么累的吗QWQ


  轻旋钥匙,开门却见里面已经有个人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室友??


  那人坐在已经收拾好了的床铺上,戴着耳机看《广义相对论》。在他开门的一瞬间,那人淡然抬头,看着他duang的一声把包和行李丢到上铺。


  ”喂,安静一点不行吗!“那人不满地哼了一声。


  ”嗷,对不起!“


  然后就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马可波罗见对方一直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好奇地跑过去看,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爸“字就被对方挡住了视线。


  ”你干嘛啦!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在问别人姓名之前,是不是该报一下自己的名字?“


  对方犹豫了一下:”诸葛瑾。“


  ”哟,葛瑾。“


  ”本少复姓诸葛名瑾!“


 ”嗷,好吧......我叫马可波罗,刚从外国过来,不是很懂你们中国的套路。“


  ”算啦,马可波罗是吧,你给本少听好了。1,不准在宿舍光着身子讨人嫌,2,不准把你一些基友带到宿舍里来,3,没我的允许,我的一切物品,包括床铺,都不准动!懂?“


马可波罗嘴上乖乖应着,心里却有点不舒服。切,你哪位啊,还”本少,本少“的。初来乍到,我忍了!


”啊,那么,瑾,你刚才在看什么?“


”不用你管!而且谁允许你叫我‘瑾’的?“


”好的我的诸葛室友。“




2,为什么鼻子好热......


  马可波罗发现,其实这个室友挺好相处的,甚至是,可爱?


  比如说,碰到他任何身体部位都会脸红啊,调戏几句就会害羞啊,稍微气一下就会炸毛啊等等。用最近结识的,高二的李白的话说,就是傲娇。


  还有,马可波罗已经越来越适应这个学校的生活了。


  没办法,谁叫他人缘好呢。


  今天就和刘备学长他们打了一场篮球,学长们人真好!


  妈的,热死了,赶紧回宿舍好好洗个澡。


  开门。哇。


  马可波罗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


  诸葛瑾正背对着他,蓝色的短发轻轻挡住了脖颈,脱了一半的衣服上沾有点点水渍,露出雪白的肩膀和柔和的背部曲线。那纤细的腰不带一点赘肉,仿佛一只手就可以握住。再往下,就是......


  ”啪。“


  马可波罗就这样被关在了门外,鼻子还撞到了门,生疼生疼,而且还很烫。


  抬手一抹,鲜红的液体从指缝中滴落。


  ......


  片刻后。


  ”马!可!波!罗!!你给本少滚进来!“


  这把乖巧.jpg跪在门外两手捂住鼻子的马可波罗吓了一个兔子跳,赶紧走上前去,对上门内某人怒气值MAX的视线。


  ”为!什!么!不!敲!门!“


  ”不不不你听我解释!“


  马可波罗急的连连摆手,但他忘记了他那有够牲(sēn)口的鼻血。


  ”我不是我没有瑾你要相信我vgdxkuhnauq tf......”




3,谈恋爱


“在干嘛呢,瑾?“马可波罗无聊地瘫在自己的床上。


“看《广义相对论》呢。”


“嗷,拿来我看看!”


  这次,诸葛瑾居然听话地把书给了马可。马可波罗接过书,拿着笔在上面涂涂画画。


 “你!干!嘛!啦!”


  马可波罗不急着回话,而是从上铺下来,直接无视了入学那天某人的某条规定,啪(pia)叽一声坐到诸葛瑾身旁,把书放在膝盖上,不经意地牵住了诸葛瑾柔若无骨的小手。诸葛瑾连忙抽出手来。马可波罗望着头顶的木板,突然笑了。


  “瑾,你羡慕他们吗?“


  ”羡慕什么?“


  ”我是说,“马可波罗顿了一下,”我好想像他们,比如邦哥啊,阿备啊,花姐他们一样,谈一场恋爱。(这样就不用天天吃狗粮了)“


  诸葛瑾的脸瞬间唰地烧得通红。


 “说什么胡话呢你......”


  马可看着他的反应,科科地笑了,悄悄合上了那本画了一个笑着的菠萝的书。


4,童话剧


  ”所以,到底演什么呢?“


  学生会会长诸葛亮敲着桌子,看着面前叽叽喳喳讨论的学员们。


  ”小红帽!“”白雪公主!“”这些也太幼稚了吧!“


  最终决定演《爱丽丝梦游仙境》,毕竟妲己前不久去逛漫展时买了几套cos服。


  于是,马可波罗一个劲儿晃着扁鹊给他注射药剂而长出来的兔子耳朵,在宿舍里蹦来蹦去:”瑾,你真的不参加吗?“


  诸葛瑾依旧戴着耳机,但没开音乐:”嗯。我不想去。“


  ”哪怕只是看我的表演?“


   诸葛瑾沉默了一下。”......好吧。“

  

  诸葛瑾摘下耳机,把它塞到了自己裤子的口袋里。

  

 ......

 

  表演当天,饰演爱丽丝的妲己忘了穿演出服,赶紧匆匆忙忙回去换。


  ”真是的,今晚欧巴有演唱会呢。早知道就不提这个啦。“一路上,咱们的妲己姐姐不断抱怨着。跟在后面的蓝发少女一言不发地默默听着。


  ”找到啦!演出服。“妲己开心地把它举起来,回头看向身后的人:“很漂亮吧,橘子?”


  蓝发少女看着精致的连衣裙,眼神中流露出羡慕,或者说是落寞?她轻轻点了点头。


“你说啊,你那爸爸怎么搞的,两个大男人奇迹般有了一个孩子,居然还不把她好好宠着,都不能好好打扮自己,亏他们还是全校第一第二,智商也不怎么样嘛......”  


被唤作橘子的女孩轻轻拉了拉妲己的手:“没关系啦妲己姐姐,我不介意的,他们已经够忙的了......"


”唉,算啦,你不想让我说我就不说吧。你这丫头,就是怎么惹人怜。橘子,要不,趁现在没人,你到我们宿舍这儿穿一下?快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橘右京换好出来时,已经没看见妲己人影了。


 ‘’还磨蹭什么,演出快开始啦!”出来寻找妲己的貂蝉看见她穿着爱丽丝的衣服,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赶紧拉着她的手奔向剧院。


  “誒?!等等!我不是......"


......


  橘右京站在舞台上,有点懵。


 我怎么就到这儿来了??怎么搞的???


 看着在自己旁边兴奋得有些气喘的马可波罗,橘右京鼓起勇气凑过去。


  ”那个......马可......我忘词了......“


 马可波罗惊讶地转过头来:”啊?妲己学姐?但我这儿没有你的台词啊?“


  橘右京本来也没报什么希望,默默低下头去。


  马可波罗看着她有些落寞的样子,憋出一句话:”那,那你跟着我的感觉走嘛!听昭君学姐说,你的语文挺好的。“


 跟着我的感觉走!


 于是,咱们的橘子,不出意料地脸红了。

......


  港真,这次演出还算行,毕竟橘右京看过这本书,小时候周瑜也经常给她讲,自然而然地记住了一些,至少在台词衔接上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橘右京只有一个念头,逃走!

 

她得第一时间回去换好男装,回到宿舍!


所以一谢幕,橘右京转身就跑。


该死的,习惯了穿裤子,这连衣裙太麻烦了吧!


一路上灌木丛还挺多,钩钩绊绊的,而且这是别人的衣服,怎么好意思弄坏!每次被勾到就得停下来解开。此时,橘右京无比羡慕她某位二技能是闪现的父亲。


”刺啦!“


糟!橘右京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挂到树枝上,现已被树枝撕下的裙角,心里愧疚急了。身后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把她吓了一跳,也顾不上那么多继续跑着......


换好衣服,橘右京总算松了口气,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裤袋里的耳机不见了。


而马可波罗正把裙子撕碎的一角和耳机线一起从树枝上拆下来。


这个耳机,有点熟悉啊......


5,那本书!

表演结束后,马可波罗头上的兔耳朵他没舍得拆,就一直留到了现在。马可波罗正捊着上面柔软的白色兔子毛。突然,他想起了之前老师布置的作业,貌似瑾那本书里面写的有,从床上弹起来冲着下铺喊:”瑾!你那本书呢?“


下面飘来有些慵懒的声音,听上去还蒙着被子:”哪本?“


”《广义相对论》!“


对方似乎在回忆把书放在哪儿了,半天才回复:“哦,它啊,我借给学生会会长了。”


于是马可波罗顾不上玩耳朵了,风一般蹿出宿舍。


“会长!会长!”


诸葛亮疑惑地停下脚步,他的手里还拿着那本《广义相对论》:“怎么了?”


“可以给我借一下《广义相对论》吗?就是你手中的这本?”


“可......”诸葛亮面露难色,“这是我女儿给我借的。”


  女儿?但当时马可没想那么多。“就看一下啦!”


  诸葛亮半信半疑地把书给他,马可波罗快速地翻找着,突然愣住了。


  他看到,书某一页的右下角,有一个灿烂笑着的菠萝涂鸦。


6,是你吗?


  放学,诸葛瑾被人堵在教室里了。


  被马可波罗。


  马可波罗把他逼到墙角,“咚”的把双手撑在墙上。他湛蓝色的眼眸紧紧盯着身下人的脸,看了好久。


  ”你干嘛啦!“诸葛瑾试图推开他,但对方纹丝不动,看来并不是要开玩笑。诸葛瑾突然有些慌了,像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缩在墙角。


 ”就是你吧,“马可波罗突然开口,”那天,’爱丽丝‘就是你吧?“


  教室还有大部分同学没有走出去,现在都在看着他们。


 诸葛瑾怕事情闹大,赶紧先附和着承认:”是!是我!有什么事我们回宿舍再说!“说着试图逃出教室,不想却被马可波罗堵回来,头撞到墙壁,诸葛瑾不禁闷哼一声。看到诸葛瑾痛的直皱眉,马可波罗不禁一阵心疼。


  ”痛......“


  马可波罗强行沉声道:”你到底是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橘右京',橘子,对吧?“


  诸葛瑾,不,是橘右京此时一声不吭,低头不语。


  突然,橘右京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轻轻捏住,被强制性地抬起头来。紧接着,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毫无防备地被肆意侵略·,压在墙上无处可逃。这个吻直到橘右京不得不示弱地呜咽时才停止,耳边只有他温柔的声音:”你以为,把真相告诉我,我就不喜欢你了吗?亏我以前还把你当基友。”




评论(5)
热度(41)
© 猫茶准备好挂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