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茶准备好挂科了吗

看了一下fo数和喜欢的文章数……emmmm……
我是不是咸鱼太久了?

兔子急了可是会咬人的哦(大概是车?)

#甜到腻的小假车。而且贼短(我大概可以转行去做段子手了【咸鱼瘫】)

#雪兔亮x人类瑜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吞系列

#假装这是国庆贺文

............................................................................................................

放学回家,看到那谁瘫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

“起来。”见他没反应,周瑜顺手把书包砸过去:“不就是发情期嘛别给我装死!”说着同样瘫在了沙发上。

那人抱怨地哼了一声,坐起来,迷迷糊糊过了一会儿,直接靠在周瑜肩膀上。他呼出的气喷在周瑜脖颈,痒痒的,周瑜挣了挣。

“别动。”他的脸埋在周瑜发丝里,声音闷闷的。为了防止周瑜再挣扎,他干脆缠在周瑜腰上。

咯噔。

心里像是被怎么碰到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周瑜回忆起了他们从前一起经历过的事。

这货叫诸葛亮,是只雄性雪兔妖,捡的。

别笑,真的是捡的。

要不是那天上学路上周瑜在花坛边系鞋带还真看不到那只换毛期的兔子,而且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是良心大发而是直接拎起来丢垃圾桶里去。

虽然他后来特别想这么干而且真的这么干了。

当时也不知怎么的脑袋一抽把那谁揣怀里进了教室,然后才想起来学校是不可以饲养宠物的。

于是他就这么揣着它揣了一整天。

回家后给那谁洗了个澡后想也没想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冰蓝色短发长得还挺好看的青年怀里谁的正熟。

哦这操蛋的世界。

那天是周瑜人生史上第一次迟到,自从他养了那只兔子后也不可能会是最后一次。

花了几天时间理清楚这俗的不能再俗的套路周瑜整个人都不好了。

雪兔原来还有发情期这种玩意儿的嘛???

至于诸葛亮这名字,哦,乱起的。

然后那货就赖在他家了而且一赖就是一年。旁敲侧击问了几次小乔孙尚香之后周瑜渐渐知道自己怕是喜欢上那个一本正经地耍贱乱搞的家伙。

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弯了周公瑾你可真能。

胡思乱想着的周瑜没有反应过来诸葛亮说了些什么,随口答道:“嗯……蛤?”

“我是说,”诸葛亮不知什么时候抬起了头,极其认真地盯着周瑜赤红的眸:“我喜欢你。”

W……WHAT???

“等等诸葛亮你给我把话说清……”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诸葛亮整个人压在了地板上,不远处阳台的玻璃映出了他此时的狼狈。不过还好,那家伙知道护着他,从沙发上摔下去时说疼也不疼,只不过周瑜整个人都被砸懵了。

 诸葛亮将周瑜牢牢的按在冰凉的地板上,轻咬着周瑜的耳际,温热的舌探出嘴唇,沿着周瑜下颌的线条描画出一道水痕。晕染在白晢肌肤上的一抹晶莹,诱人,危险。
    暧昧的吻沿着脖颈向下,或者用啃咬来形容更加贴切。流连在凸起的锁骨和光滑的胸膛,仔细聆听着身下人抑制着的喘息。
    诸葛亮一只手按住了周瑜的肩膀,另一直手滑到了周瑜柔软的小腹。“呜……”
    灼热的唇重新回到了周瑜的唇角,堵住了他未出口的声音。
    周瑜的视线开始模糊,借助由玻璃洒进来的月光与星光,也看不清诸葛亮的脸,只有那冰蓝的眸,一闪一闪倒是清晰得很。

周瑜嘴角流下一根银线,他感觉他快要窒息,窒息在这片温柔的爱意里。

“诸……葛亮?”“我在。”听到令人安心的回答,周瑜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反正自己喜欢他是真的,与其小媳妇儿一样地被动还不如自己主动点。这样想着,周瑜环住了诸葛亮的脖颈:“会、会痛吗?”

“莫不是害怕了?”

听着那声调笑,羞红着脸也只得乖乖回答:“有一点吧……”

身上人突然不作声了,停下舔吻的动作。诸葛亮叹了口气。

“你,你愿意吗?”

“怎样?”周瑜故意装傻。

“就是……”

“噗。”

“你笑什么!”

“笨蛋!我也喜欢你,成了吧?喂,你不会是不行吧?”

周瑜还在咯咯笑着,只见下一秒诸葛亮就危险地眯起了双眸。

“那可是你说的,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誒?等、等等?不会来真的吧……”

 

周瑜:我怕是要成为第一个差点被一只雪兔做死的人类。

评论(11)
热度(74)
© 猫茶准备好挂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