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喵猫猹猹猹茶

w这儿猫茶哦!
沙雕段子幼儿园画风脑残博主w

猫武/现在混的圈!!来个人陪我磕猫哇呜呜呜——!
农药/已退圈
凹凸/淡圈,养老ing


w应该就这些了吧。
感谢发现我的你!!rua!!!

长夜【黑松】

#咸鱼文手重拾本职!x

#嘛这篇超短,时间线大概在群星之战的后面一点点(没办法我看到四部曲就当猫武士完结了)有非常多并且严重的妄想!用了【】的是回忆杀

#然后是关于黑莓星在此篇都是用的黑莓掌的名字,因为我个人觉得松鼠飞这种性格的即使是爱人也不会拉下脸恭恭敬敬叫他黑莓星或者族长的,还有其他的原因自己意会一下嗯(。

#cp为黑松

#我不管我要放飞自我(啥

…………………………………

直到那一刻,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

他还不老,十分年轻,也没有什么绝症残疾。

他真的疯了吗?

他不知道,也许吧。

我可清醒着呢。

那为什么放弃族长之职?

巫医松鸦羽得到了一句简短的回答。

累了,就走了。

都走了。

六个只剩一个了。

先是羽尾、暴毛,然后是鸦羽的出走,褐皮的失踪,再然后……

可能就是原因了。

他寻死的原因。

他还深深地记得,松鼠飞的一切。

尤其忘不掉的,是那时。

栗色发丝胡乱地披散着,一种挣扎着的凄惨的美,是渺小生命的坚持,卑微灵魂的执着。

她在等他。他知道。

她还是以前那样的美啊。

可惜她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再也不能对着他那样的笑,用她悦耳动听的声音嗔怪道:【闭嘴!小黑莓!!】

再也不能了。

因为那双似是存储了世间所有光彩的绿色双眸,已经彻底地,黯淡下去了。如同它的颜色一样,仿佛都变成了美得毫无生气的绿宝石,无神地凝望着天空。

【……黑莓掌?】

真狼狈啊,松鼠飞。

他想着。

看啊,我在笑你哦,笨蛋。

为什么不跳起来打我呢,这次我不会再躲了。

真狼狈啊,松鼠飞,还有你,黑莓掌。

真是……太狼狈了。

他没有哭。哭是对她的笑颜的玷污。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毕竟要是自己死了,那丫头……

会哭得一塌糊涂吧。

啧。

他猛地从巢穴翻身落地,走出了营地。

只有这样了么……该死。真是没用啊,黑莓掌。

他回头看了一眼于他已是逝去的雷族营地,试图让自己相信,曾经他在这里留下过气味。

恋恋不舍地,他移开了目光。

湖边,水里星空的倒影格外清晰,涟漪沾染上点点星光,在水面上缓缓荡漾着。

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这一切。

水很凉,像很久以前,不知谁的指尖。

【是不是又掉水里了?你个笨毛球。】

【……那只老鼠!我快要抓到它了嘛!】

【噗。】

【笑、笑你个狐狸屎!!有什么好笑的!!!我可是要成为武士的!等着瞧吧黑莓掌!!】

【好啊,小松鼠。】

真冷啊。

不过挺好的。

水面上波纹大了些,星星的影子开始支离破碎。

嘶——

从脚掌,到脚腕,膝盖,小腹,胸口……

呼吸进来的冰冷空气开始稀薄。他很清楚,当水漫过他的口鼻后,会发生什么。

但他义无反顾。

看不到底的水下似乎有些恐怖,但他知道。

她在下面等他。

尽管她并不希望他来得那么快。

【……黑莓掌?】

【黑莓掌!】

松鼠飞。

松鼠飞。

他默默地回应着耳里的幻听,一遍遍念着她的名字。

闭了眼,感受着从脖颈一直传到发梢的冰冷。

真是讨厌啊,不是她带给他的那种,闪电般使他全身麻痹的兴奋感。

算了。

水面上,点点星光又没心没肺地重新聚在一起,依旧闪耀着,像是这一切,都未曾发生一样。

长夜,很快就会到来了。


评论(2)
热度(18)
© 喵喵喵猫猹猹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