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茶准备好挂科了吗

看了一下fo数和喜欢的文章数……emmmm……
我是不是咸鱼太久了?

今天的农药依旧吃枣药丸6

*失踪喵口突然诈尸xxx你们不会已经忘了我吧?
*又名“一瓶春药引发的惨案”
*搞事情系列XD
*人生第一次开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尽管只是一辆婴儿车QWQ
*多cp谢谢
……………………………………

扁鹊好气又好笑看着血条空得已经看不见颜色的李白硬撑着逃回泉水,又忍不住地心疼。
“又去浪了?”
“我,我只是去对面反个野,他们就打我……”
伤痕累累的李白满脸的委屈。
扁鹊:我还能说什么我也很绝望啊。
其实英雄受了伤只要在那一局把血条补满就好,但李白死皮赖脸说自己伤没好,就这样留在了扁鹊家。
扁鹊心想,反正把疗伤药制出来给这个麻烦的家伙喝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理由,也就任李白闹去了。
………………………………
嬴政最近突然变得忧郁。
书上说一个人坐着的时候喜欢用手撑着脸,就代表他平时的工作非常累。
白起他……有这个小动作欸。
会不会是自己让他操心太多了?也许,自己在别人眼中就是个麻烦吧……
任性的小皇帝,第一次正经地思考一件事。
叫他好好休息也不听,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担心啊木头。
其实白起做这个动作完全只是小时候撑习惯了而已。(还有嬴政你看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啊!)
要不,给他买一瓶催眠药?
于是咱们天真无邪的小皇帝兴高采烈地去找扁鹊了。
……………………………………
扁鹊在家简直要死。
一家人先天性遗传的宅现在快把他逼疯了。
为什么眼前总有一个呆毛在晃啊!!!Why!!!
终于,嬴政兴高采烈地出现在大门外:“神医神医!可以定一瓶催眠药吗?”
扁鹊眼前一亮,救星啊!!赶紧满口答应下来,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傲娇的小皇帝用的竟然是询问而不是命令的语气。
于是扁鹊就去炼药了,丢下李白一个人在房间里将近酒。
………………………………………
扁鹊炼完了一瓶风油精,一瓶催眠药,一瓶治疗药,无聊间多制了一瓶春药。
其实扁鹊并不知道怎么做春药,只是随便乱配,打算哪天和风油精混在一起糊对面一脸。
所以嬴政高高兴兴在医馆里等了半个小时,拿回去的是一瓶治疗药。
谁叫它们都是绿色的呢?【无奈】
拿起那瓶春药打算去给李白喝了,刚好孙尚香风风火火赶过来:“神医神医你这里还有没有风油精我炮放在家里了搓衣板榴莲也没带现在急着打刘玄德快点快点改天给你付钱!”
扁鹊见她跑得急,想也没想就把那瓶春药给了孙尚香,直到孙尚香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以外很久后才猛然发现:臣卜木曹我刚刚给大小姐的好像是那瓶奇怪的药!完了完了出人命了怎么办?
但李白一句“嗨呀小医生原来你在这儿啊”瞬间把扁鹊之前的想法吓到了天上。
扁鹊便急着回去给李白拿治疗药结果发现药少了一瓶。
欸我的药呢?
远处一个红色马尾快速掠过。
……………………………………
孙尚香简直要气死了。
嗨呀好气哦该死的韩跳跳。
刚从扁鹊手里接过药跑向备备,噩梦般的红色身影出现了,捞走了那瓶药。
快速奔跑中的她没办法躲过,冲出好几米远后才刹过车来,而韩信已经没影儿了。
气愤地跺了跺脚,只能回去取炮了吗?韩信你给本小姐记着了!
…………………………………………
韩信其实是无辜的。
谁叫仓鼠球突然发春要和他搞♂事♂情啊!作为下面的那个韩信的内心是拒绝的!
于是便有了他疾风般的奔跑。
韩信也不是真的想偷东西的,只是经过孙尚香和扁鹊医馆时,偷顺手了而已。
真的只是顺手啊!
所以当他回头看到孙尚香愤怒的眼神时,吓了个不轻,顺手将那瓶春药丢到了草丛里。
…………………………………………
诸葛亮一个人在野区默默地刷着野。
公瑾又不理我了QAQ
想着他气愤地将刚刷出来的被动往旁边的野怪身上砸。
嗯?怎么不听使唤了?
五科晶莹的被动齐刷刷往草丛砸去。
我离草丛的距离很近呀,有敌人的话,已经看得见了啊!
好奇地过去扒开草丛,一瓶风油精一样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那儿。
我记得本局没有扁鹊。
…………………………………………
打完匹配,周瑜悲催的没来得及回泉水,手臂上留了一道伤痕。
诸葛亮回到家看到周瑜的伤,心漏跳了一拍。
公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扑过去将他抱住,抬起那条手臂,细细地看着。
周瑜只觉得身后一暖,紧接着便有一颗豆大的泪水滴到手上,抬头,只见对方心疼地皱起了眉。
有些好笑,更多的是感动。“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诸葛亮轻轻把下巴靠在周瑜柔软的发丝上,掏出了那瓶药,小心递给周瑜。(因为出了战斗以后所有的技能都不会再有伤害,所以就算这瓶是毒药也不会有坏处)
…………………………………………
论后来都发生了些什么( ͡° ͜ʖ ͡°)✧

白鹊:

李白喝了那瓶药之后,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
黄昏,西边金黄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斜斜地从窗外洒进来。
李白就那么静静地躺在扁鹊双膝上,头靠着他的胸口,宁静而安详。
阳光洒在他英俊的脸上,照得轮廓分明。睫毛被照得有些半透明,被阳光渲染成好看的金色,在脸上留下小小的投影。常带有狐狸般狡猾笑容的嘴角微微上扬,自然地微微张开,露出一点洁白的牙尖。
扁鹊看得入神,直到太阳完全沉入西山。
——原来,他睡着时也不是那么讨厌。
轻轻把他的一头棕毛往下移了移,枕着自己的膝盖看着他。
……
李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睁眼,漆黑一片,只有借着朦胧的月光,才能勉强看见东西。
小医生抱着自己睡得正熟,长长的睫毛偶尔会轻微抖动一下,李白就会觉得,似乎有一个东西在自己脸上轻轻柔柔地拂过。
还真是谢谢你的照顾了呢,小医生。

邦信:

“君主?!”
跑了很久的韩信好不容易停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只见自己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基佬紫仓鼠球。
我靠。
“雏儿~来么么哒♡”
韩信手一抖,“pia叽”一声。
好浓一股风油精味……

备香:

“刘!玄!德!!!”
“啊啊啊香香香香香香!我知道错了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
刘禅:看来我家又要重新装修惹……

亮瑜:

难得嘟嘟今天如此主♂动。
但是诸葛亮也要挂了。
难道这就是肾虚的感受吗?!
不过想到周瑜死死抱住诸葛亮,欲求不满等着艹的样子,我去好TM刺激……

婴儿车:

吃了药以后,诸葛亮感觉不对劲。
周瑜的体温越来越高,皮肤几乎是滚烫的,还一个劲儿地往诸葛亮怀里钻。
“诸葛……我热……”
诸葛亮刚想开口询问,突然脸色一变——周瑜把腿抵到了诸葛亮双腿中间、大腿根部,手还不安分地在诸葛亮胸前乱摸,松开了顶上的三颗扣子后,手腕被诸葛亮使劲儿握住。
“公瑾……冷静点……公瑾……”
周瑜的身体焦躁地扭动着,不住的从口中发出娇喘。
“快……快点……嗯……啊……”
周瑜的话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轻轻“啊”了一声。
诸葛亮也不客气。美人请你上,不上非男人!
吻住周瑜的双唇,柔柔糯糯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味。
周瑜从未如此配合,还急切地伸出小舌迎接诸葛亮的侵入。
啧啧的水声,在空气中蔓延,暧昧至极。
许久才松开嘴,又轻轻含住周瑜的耳垂,周瑜敏感地一抖,双手围住诸葛亮的脖子。
诸葛亮的手悄然向下,摸向那最为隐私的地方……
………………和谐之光………………
周瑜满足地发出一声快乐的轻吟,滚烫的热浪在身体里肆意流窜,诸葛亮第一次做♂完有些喘,小心翼翼地抽出来,用纸细细擦拭彼此的身体,不留一点那啥之后的痕迹。


……………………………………
我竟然开了一个婴儿车!我竟然开了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车致歉!消失时间太久了QAQ
开车后用尽最后力气比个心♡

评论(4)
热度(152)
© 猫茶准备好挂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